您好,欢迎来到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再思中国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合法化

从政教分离反思守望教会事件
随著近几年中国家庭教会(特别是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的迅速发展,中国家庭教会公开化与合法化的议题越来越受到海内外华人教会及宗教学者之关注。有人认为家庭教会应采取积极的姿态争取得到当局的认可,另有人则认为现阶段宜谨慎保守。

目前积极提倡家庭教会公开化与合法化的是少数的、但有影响力的城市家庭教会,北京守望教会就是其中之一。今年4月,北京守望教会以户外敬拜的方式作为向政府抗议的手段,以争取教会使用公共场地进行宗教活动的自由。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并有不少海内外基督徒用各种方式声援,支持守望教会与中国当局和平抗争。支持者认为,坚持户外敬拜是中国家庭教会公开化、合法化历程中的标性事件,甚至能影响中国家庭教会、公民信仰权利乃至整个社会发展的未来走向。

另一方面,守望教会内部有一些牧者及信徒因不赞同教会为谋求信仰自由而采取向政府抗争的做法,最终选择退出教会。这批被冠上「顺服(掌权者)派」的信徒认为,既然政府不准家庭教会举行颇具规模的公开敬拜,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就应分散聚会,没必要用户外敬拜的手段向政府施压来获取信仰自由。

基督徒该如何客观看待中国家庭教会公开化与合法化的议题?圣经是否支持基督徒为了信仰自由而采取抗争手段?还是劝勉信徒逆来顺受,顺服掌权者,默默等待神呢?

另外,有牧者认为比起宗教自由限制,中国家庭教会面对最大的挑战其实是世俗主义(金钱、权利和女色)的诱惑。即使家庭教会在中国完全实现合法化和公开化,也将同时受到世俗主义更大的冲击,家庭教会现在就应开始为此作好准备。

在美国牧会、推动华文神学教育多年,同时又对中国各地家庭教会有著丰富服事经验的约翰牧师,日前与本报进行独家专访。他以圣经为根本,对上述有关中国家庭教会合法化与公开化等一系列富有争议性的话题给予客观与深入的分析,盼望引起读者朋友的深入反思和共鸣,鼓励大家继续为中国基督教未来的发展守望祷告。

用抗争手段争取信仰自由缺乏圣经理据

研讨中国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合法化,北京守望教会户外敬拜的事件常被当作探讨的典型个案代表。在访谈中,约翰牧师对守望教会以抗争手段去谋求信仰自由的做法持保留态度。

「基督徒用抗争手段去争取信仰自由的方式缺乏圣经的支持,所以我不赞成守望教会用户外敬拜手段向政府施压来推动家庭教会公开化与合法化的方式。」

约翰牧师解释说,翻开新约圣经,找不到任何有关初代教会的圣徒和政府抗争的记载,使徒在书信中亦从未鼓励信徒采取公开请愿、游行示威或其它比较激进的手段来向政府施压争取宽松的信仰环境。

相反,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3章1至5节劝勉信徒要「顺服掌权者」。约翰牧师进一步说,保罗写罗马书的背景是罗马皇帝尼禄执政时期,尼禄是历史上出了名的暴君,他迫害基督徒的手段既残忍又离谱,不把基督徒赶尽杀绝不罢休。

然而即便遭受当局残暴的逼迫,保罗从未鼓励信徒向政府抗议施压或者用暴力革命去推翻政府的统治。因为保罗知道执政者的权柄是从上帝来的,所以他劝勉基督徒要顺服政府的权柄,甚至为掌权者祷告。

从政教分离反思守望教会事件

探讨守望教会事件时,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是绕不开的话题,因此约翰牧师紧接著谈论政教分离的意义。简言之,政教分离的意思是教会和政治互不干涉、互不影响。他表示,政教分离原则有利於教会的健康发展。

与政教分离相对的是政教合一。自公元四世纪,即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以後,他把自己立为教会最高的领袖,结果基督教从一个受迫害的宗教转变成在欧洲占统治地位的宗教,政教合一制度从此延续下去。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政教合一不仅束缚教会的健康成长,又把基督教引向腐败,政治上亦不得人心。当时实行政教合一制度的欧洲统治阶级就是利常用宗教力量来维护和加强自己的统治,而宗教领袖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与统治者同流合污。

政教合一制度延续1,300多年後,一批信仰虔诚的英国清教徒为了躲避英国国教的迫害,同时寻找可以自由敬拜神的土地,他们毅然背井离乡,乘坐五月花号帆船,不辞千辛万苦的远渡大西洋,最终抵达美国。

在登岸之前,清教徒签署了《五月花号公约》,并确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这对日後美国宪法中政教分离原则的确立起著决定性的影响。

约翰牧师表示,政教分离是宗教信仰自由不可或缺的前提,同时又是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其实,宗教信仰自由乃是人的基本权利,每个人都有敬拜神的自由,真正的宗教自由法应落实出这个基本原则。

然而,今天仍有很多国家的宗教信仰自由或多或少的受到限制,对於生活在那些地区的基督徒,约翰牧师鼓励他们遵从使徒保罗「顺服掌权者」的劝勉,学习祷告和忍耐。

他对「顺服掌权者」的意义做了进一步的阐述。基督徒对地上的政权应抱持「顺服」的态度,顺服掌权者其实是在顺服神。因为神设立政府权柄、命定掌权者的目的乃是要维护良好的社会次序,保障国泰民安。

然而,当政府法律明令禁止基督徒敬拜的话,基督徒则要顺服比掌权者更高的神,坚持敬拜神、不可停止聚会,在这方面基督徒是容不得半点妥协的。但他又补充说,基督徒在追求信仰自由时要确保不影响政治,同时又不被政治所影响。

针对守望教会事件,约翰牧师认为比较理想的处理方式是教会采取分散聚会的方式,这样不仅达到基督徒敬拜神的目的,同时又避免和政府发生冲突。

约翰牧师不赞成基督徒向政府施压争取信仰自由的手段,因为这种激进的做法并不符合圣经的教导。在他看来,神的旨意乃是让基督徒在一个不是绝对自由的环境中去学习顺服及忍耐的课。

他指出,其实初代教会比今天的教会更有理由向政府抗争。因为当时初代教会的外部信仰环境更为恶劣,而教会内部又非常复兴,出现很多大有恩赐和能力的使徒、门徒。

仔细查考圣经可知,初代教会并未用任何抗争的手段向政府争取信仰自由。一方面,那些身处逼迫环境的圣徒在默默的忍耐并为掌权者祷告;另一方面,他们分散开来,继续敬拜神和传福音领人归主。因此,初代教会为客观看待并解决守望教会事件提供最好的借鉴。

家庭教会没有资格谈政教?

最近有人提出中国家庭教会在合法化之前是没有资格谈政教关系的,家庭教会只有先获得合法身份,才能与政府配有同等地位的政教关系。

约翰牧师质疑这种说法有失偏颇。他表示谈政教关系根本没有所谓合法化和地位平等与否的问题,若是按照那种说法,那麽初代教会以及早期推动宗教改革的基督徒所成立的更正教亦没有资格谈政教关系了,因为它们都是非法的,不被政府所承认的。

因此,他认为用政教关系去研讨中国家庭教会的问题并无不妥。

中国宗教环境改善是祷告的结果

中国大陆的宗教信仰环境在近30年来的改善是有目共睹的,以前家庭教会20人左右的聚会就受到政府的干涉,现在这个底线已普遍提升至100多人(个别地区的情况有所不同)。

对此,有牧者认为中国信仰自由度的扩展完全在於改革开放以来家庭教会信徒不断伸张自己信仰自由权利的结果。

然而,约翰牧师对此说法表示反对,「我认为,这不是靠抗争所取得的,而是基督徒长期、恒切祷告以及对信仰坚贞不移的结果。」

他说,中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为主做了很美好的见证,让政府逐渐认识到基督教是有益於国泰民安的好宗教;再加上现在家庭教会基督徒数量飞速增长。这两个主要因素促使政府对宗教自由给与一定的放宽。

不支持守望教会并不代表畏共、恐共

北京守望教会受政府压制以来,引起海内外华人教会的广泛关注和代祷。约翰牧师亦默默的为守望教会祷告呼求,但他并不赞成签名等较为激进的声援方式,这不是说恐共、畏共或者失去对社会事务的关心。

正如前面所言,初代教会对政府的压制采取忍受的态度,并为掌权者祷告,藉此学习忍耐和祷告的功课。因此,约翰牧师认为,基督徒摒弃激进的声援手段才是符合圣经教导的正确方式,这和政治、社会公义没有直接的关系。

约翰牧师还进一步表示,签名声援守望教会的人士批评未签名者、并把他们和恐共、畏共归结在一起的说法实在是有失公允。在他看来,这种激进的言论反倒把守望教会事件牵扯到政治上了。

「试想,倘若中国所有家庭教会都效法守望教会向政府抗争的手法,那麽整个社会不就大乱了吗?而且这种激进的做法恐招来政府更为残酷的打压,势必会连累到更多的家庭教会。」

家庭教会需警惕世俗主义

约翰牧师还提醒家庭教会把关注在合法化与公开化的焦点转移到门徒训练上,因为现今给中国教会造成最大威胁的不是来自政府的打压,而是世俗主义的侵袭。

他说,今天很多西方的教会经不起世俗主义的冲击而走向沉沦,基督徒的信仰逐渐倒塌,属灵惨状令人触目惊心。所以,倘若家庭教会不能在真理上深扎根,即便日後迎来信仰完全自由的环境,仍会步今日西方教会的後尘。

最後,约翰牧师给热衷推动家庭教会合法化与公开化的牧者和信徒们提出善意的忠告。他表示,一个国家宗教政策的改变,不是靠基督徒激进的手段能办到的,而是要不断祷告等候神的工作,让神去改变。

「所以,中国家庭教会只要专注在传讲真理、抢救灵魂以及信徒灵命建造上,且在逆境中多多的祷告仰望神,避免和政府正面冲突。」他相信,在不远的将来,神会改变中国,到那时基督徒可以完全自由敬拜神,家庭教会将真正实现合法化与公开化的梦想。

备注∶因为报导内容涉及到敏感话题,故对受访者采用化名处理。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