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基督复临安息日网站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字体:[ ]

“知屋漏者在宇下”

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代表们响起30次热烈掌声。这经久不息的掌声反映了民声,“知屋漏者在宇下”。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房子漏不漏,住户最知道;政策好不好,百姓最清楚。我 大半生在“草野”,不是修理地球,就是“引车卖浆”,纯属“草根族”,对百姓甘苦有切肤之感。说到爱民,从古至今凡有识之士都把民放在首位:“民之所欲, 天必从之”(周公)、“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管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更是一连三个民!可 以说,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重视了民众。要说真心实意给予民众实惠的,还是现在。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涉及民生内容的很多:继免农业税之后,今年又在全国农 村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种粮不交税”,自古没有。“上学不交费”,古来没有,如今成为现实。我为农民欢呼,为农家子弟高兴!“今年要在全国范围建立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这是一项饱含对农村感情的好政策。我看到孤寡老人乐滋滋地去照相,领养老金:“这回政府照顾俺们啦!”“积极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 疗制度扩大到全国80%以上的县”,较好地解决了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解决城市困难群众住房问题,在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都 给予了人民实实在在的利益。

  政府爱人民,人民才能爱政府。看一个政 党如何,不只看其名称宣言,主要看其行动。而其行动结果反映在民间,“知政失者在草野”。有篇《苏联解体时,老百姓为何无动于衷》的文章(《报刊文摘》 2007年2月28日)写道:“1991年月11月25日晚,戈尔巴乔夫被迫宣布停止苏联总统职务,苏联解体。作者顾不上关电视就匆匆下楼,院子里死一般 沉寂——对这毫无表示的沉寂作者感到惊讶……总该有点什么,嚷嚷声、唏嘘声,咒骂声也好……却什么都没有。”对于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苏联人民如此 冷漠道出真理:谁抛弃人民,人民便抛弃他!

  政策好不好,倾听百姓呼声,“知屋漏者在宇下”。

   附:《国际观察》苏联解体时百姓为何无动于衷?

1991年11月25日晚,戈尔巴乔夫被迫 宣布停止苏联总统职务,苏联解体。当时恰好在莫斯科的中国学者闻一,在后来所写的《解体岁月》一书中,这样描述听完戈尔巴乔夫电视讲话后的情形:“我顾不 上关掉电视,就匆匆下楼。院子里死一般的沉寂,只有黑暗中的树叶被风刮起的阵阵沙沙声,居民楼上的窗户已经黑了一大片,戈尔巴乔夫在电视上的出现并没有使 它们再闪烁起亮光来。对这毫无表示的夜的沉默,我不习惯,也感到惊讶。我觉得,在几近消瘦的戈尔巴乔夫的身影如此凄凉地消失之后,总该有点什么,嚷嚷声也 好,唏嘘声也好,咒骂声也好,哪怕是窃窃私语声也好。是的,总该有点什么吧。可是,却毕竟什么也没有……”
  
    人们常说,爱的对面不是恨,而是漠视。是什么让老百姓抛弃了对苏共最初的拥护和爱,走向相反的方向呢?有外因,也有内因。而具有决定性的因素,则来自苏共内部的腐败。
  
    比如,当时的苏联各级党政机关均有特设的内部商店供应网络,领导干部按照官职大小、地位高低享受特殊供应。手持特供证者在特供商店能买到质优价廉 的、普通公民望洋兴叹的洋烟洋酒等种种高档商品。此外,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均有一处或几处别墅。位居金字塔顶端的官员在国家银行有“敞开户头”———户 主可以不受限制随意提取款项的户头。
  
    据俄国学者估计,这个阶层大约有50—70万人,加上他们的家属,共有300万人之多,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5%。
  
    苏联解体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又摇身一变,成了俄罗斯的“新显贵”。据俄国《消息报》报道,到1996年,前苏联官员出身的人员,在总统周围占75%,政党领袖中占57.1%,地方精英中占82.3%,政府中占74.3%,经济领域精英中占61%。
  
    正如美国一个专门研究俄罗斯问题小组的负责人弗兰克·奇福德说:“苏联共产党是惟一的一个在自己的葬礼上致富的政党。”这又怎能怪普通党员和老百姓在那个夜晚的无动于衷呢?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0 - 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 浙ICP备12047548号